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蠢萌女仆爱作怪_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夜离惧内-

时间:2021-06-22 19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月龙龙小说蠢萌女仆爱作怪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夜离惧内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我才不信你是穷人,谁见过开豪车,住城东别墅区的穷人?”许起阳也跟着调侃了两句,“夜离,你就不要哭穷了。我们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不喝酒。”夜离随意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订的是二楼的包台,俯视下去能看见下面的舞池,但是环境依旧很嘈杂的,夜离的声音也不大,导致许起阳都怎么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许起阳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夜离干脆不回答了,直接将酒杯推了推,随意地拿起桌子上的罐装饮料,打开,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晓推了推许起阳,问道:“寒少爷是不是今天不想喝酒啊?”

    许起阳大概也猜出夜离是这个意思,忙说:“那怎么行?寒,你别那么扫兴,你原来可是有酒局必然到场的人,现在怎么转性了?”

    楼下音乐忽高忽低的,这会儿终于稍微安静了一点。

    只听夜离的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在座各位全部都听得真真切切的:“不行,我现在惧内。”

    啊哈哈哈……夜离惧内?

    这是妥妥地撒狗粮行为。

    连于敏芝都红了脸啐了宋晓一口,道:“你看看寒少爷!学着点!”

    许起阳更是张大嘴巴问道:“你不是说真的吧?寒?坐在这里的可是你的真身?”

    “我喝饮料,陪你们坐一下,一会儿我就得走了。”夜离勾着嘴唇轻笑,不知道为什么,别人调侃他转性了,调侃他惧内啦,这些他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有那么一点点小小幸福感。

    要是能快点和顾小情结婚就好了。

    看似漫长的等待,夜离还是在想办法准备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许起阳正要再说点什么,妮莎却抢先一步笑着说道:“夜总,难得大家都在了,您说不喝酒,咱就不喝酒,但是可不能说走就走啊。”

    妮莎为什么叫夜离“夜总”?那是因为,妮莎曾经给夜离做了几年的秘书,平时在工作岗位上她都是这么叫夜离的,后来夜离为了气顾小情,也曾经和妮莎做了两个月的恋人。妮莎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,才叫夜离“夜总”的。

    夜离淡漠的目光扫了过来,说实话,从他进来他就一直没看过妮莎,不要正眼,连扫都没扫过她。妮莎这个女人,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绅士风度,现在应该被拉出去喂狗,而不是坐在这里和他同桌吃饭!

    “妮莎小姐可不要这么称呼我,我受不起呢!”夜离轻笑,但是那种笑容一点温度也没有,甚至还是异常冰冷的,好像万年冰霜一样,“我已经不是夜总了,因为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,家族里的人觉得我不合适做夜氏继承人,所以将我抛弃了。再说,你也不是我们夜氏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夜离不喜妮莎,但是他是男人,男人要有男人的风度,当着这么多人的撕逼一个女人,夜离也做不出来。但是语言的冰冷还是让妮莎以及众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妮莎干笑了两声,收了声音。

    看样子,顾小情不好惹,夜离更加不好惹。妮莎是选错了巴结的对象。

    金成急忙过来圆场:“寒少爷不想喝,就不喝。我们大家高兴就好,来来来,我张罗一杯,咱们干杯!”

    有人圆场,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端起酒杯,夜离端起饮料碰杯。

    宋晓突然说道:“哎,寒少爷不喝酒,怎么莫小姐不喝酒么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大家纷纷转头去看莫晓缘。果然,莫晓缘手中拿的竟然也是一罐饮料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哦!”金成马上嬉笑起来,“莫小姐,你的好闺蜜都喝酒了,你可不能不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莫晓缘原本就不怎么爱出声,被大家这么一说,更加囧得一塌糊涂的,“我不会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喝一点没事儿的。”于敏芝也跟着起哄,笑眯眯地碰了碰莫晓缘的胳膊,说,“大家都一起出来玩了,放心吧,喝多了,我和宋晓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会喝酒。”莫晓缘又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啊,晓缘,你就喝一点,你不会喝,这些人都是和你一同长大的,还真能让你喝多不成?”妮莎也凑了过来,她握着莫晓缘的手,眼神中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莫晓缘沉默了一下,最终还是端起酒杯和大家一一碰杯。

    到了夜离这里,夜离掀着眼皮突然开口说道:“晓缘,你不会喝酒最好不好喝,你身边又没有男朋友,自己一个人出来,喝多了万一出了什么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夜离说得有道理,现在几个人又身在夜店,这里鱼目混杂,人来人往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莫晓缘自小懦弱胆小,遇到什么事情自己又不会解决,吃了亏的确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但是莫晓缘听在心里却觉得暖暖的,想不到夜离还会关心她。

    于是莫晓缘抿着嘴唇轻声笑了一下,说道:“谢谢你,夜离哥。但是难得大家都在,起阳哥和你都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儿,况且还有妮莎上,我想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莫晓缘的声音轻轻的,淡淡的,几乎要冲没在夜店里喧闹的音乐声中。

    夜离听着,却不再说什么,只是拿起饮料喝了下去。该说的,他都说了,莫晓缘不肯听,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莫晓缘交了妮莎这样的朋友,夜离就有诸多不同意,但是莫晓缘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,闲事管得太多,也不是夜离的本意。更何况,他和莫晓缘的哥哥莫世轩还有那么一断恩怨,他也无心管莫晓缘了。

    莫晓缘见夜离喝了饮料,以为夜离是默许了自己的意思,忙端起酒杯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浓烈的洋酒味道登时冲入鼻子,呛得莫晓缘连连咳嗦。她根本不会喝酒,更不懂得这种烈性的伏特加根本不能一口气全部喝下去。

    许起阳见状,忙端起饮料放到莫晓缘的手里,责怪道:“我说,晓缘,你是真的不会喝酒吧?这么烈的酒怎么能说喝干就干了?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是说干杯么?”莫晓缘一脸无辜地问道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宋晓和金成听见莫晓缘的话,笑得前仰后合的。

    “莫小姐,你太逗了。不过你这么喝酒,我们挺喜欢,够豪爽!”宋晓笑呵呵地说到,紧接着又端起杯子说道,“莫小姐我敬你一杯,但是你可不要一口气又都喝干了,不然这些人准备以为我故意灌你酒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晓已经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晓缘这一次学乖了,只是轻轻地抿了一点,没敢多喝。

    夜离现在越来越不喜欢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,他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,想了一下,站起身子,说道:“你们先喝,我去外面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许起阳急忙叫住夜离,“寒,你该不是要走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夜离倒是没打算走,但是可能也是无聊,距离走的时间也近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说走就走啊,不够意思。”许起阳继续吆喝着。

    “我喝完那罐饮料再说,现在不走。”夜离斜睨了一眼许起阳,然后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包台里面许起阳又带着众人欢唱嗨跳起来,外面洗手间的走廊里,夜离半倚着墙壁翻看着手机,然后随手给顾小情打了个电话,不知道那个小妮子忙什么?

    “喂?”顾小情电话那边的声音清脆美好。

    夜离原本有些沉闷的心似乎也跟着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?”夜离问。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,在自己的房间里。”顾小情说道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?”夜离抱怨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顾小情顿了一下,又问,“你在哪儿呢?那边好像有点吵。”

    “嗯,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小情没出声,夜离好久不去夜店、酒吧之类的地方了,怎么又跑去了呢?

    “你生气了?”夜离意识到顾小情的沉默很可能是自己说的话破坏了心情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夜离有些失落,顾小情要是告诉他,她生气了该多好。

    “那种地方还是少去吧,多乱啊,而且你又喝酒了吧?你酒量差出天际了,竟然还自不量力的喝酒,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少爷啦,万一和你一起喝酒的人不付钱就跑路了,你小心被酒吧小混混们打着进医院!”顾小情一口气说了一大推的话。

    说是没生气,但是语气差成这样,没生气才怪。

    夜离竟然呵呵地笑了起来,他家顾小情太萌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夜离乖乖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下次谨遵教诲,不再来这种地方了。”夜离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贫嘴,我是为了你好!”顾小情赌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爱你,我也知道你也爱我。”夜离笑眯眯地,心情好得几乎要飞翔。

    “不跟你聊了,喝多了的人!”大约是不好意思了吧,顾小情觉得自己的脸烫得不行,急忙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夜离却在电话的那头笑得十分迷人,酒吧里的迷幻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他早已心不在此。

    他挂掉电话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心里却已经在盘算着,估计今年结婚还是没有说大话呢,加油吧!

    包台里众人在夜离离开的这段时间都喝了不少,有了轻微的醉态,男人们都还好好的,至少酒量都不错,女人们,除了妮莎以外,另外两个于敏芝和莫晓缘的状态就不怎么好了。于敏芝眼神空洞地盯着宋晓,脸上通红。

    而莫晓缘就更惨了,她张得大大的眼睛始终看着夜离,脸色已经由刚刚的绯红变成煞白。

    夜离不禁皱眉,莫晓缘初入社会,这些人情事故根本不懂,要知道一个月以前她还在英国留学呢。

    夜离坐下问许起阳:“你们又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没喝几杯,”许起阳指了指莫晓缘,又道:“妮莎替晓缘喝了两杯,可晓缘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特别爱喝酒,都已经喝三杯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夜离叹气,他始终做不到完全不管啊。看许起阳那醉生梦死的样子,一会儿恐怕很难送莫晓缘回家呢。

    夜离再度站起身子,冲着莫晓缘没好气儿地说道:“晓缘,你喝多了,起来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莫晓缘愣愣地看着夜离的嘴唇一张一合,但是夜离说了什么,她根本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莫晓缘!”夜离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?”这一次终于有了反应,莫晓缘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,出来。”说罢,夜离冷着眸色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妮莎的声音却响了起来:“夜离先生,你好想忘了什么?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