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追妻不晚:小妻来抱抱_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三年后-

时间:2021-07-05 12:0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半颗糖小说追妻不晚:小妻来抱抱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三年后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保镳一把女婴抢走之后,看了女婴腕上的手圈写着白樱之女,就对唐青橙说着:“这是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唐青橙虽然还小,却知道有人要偷她妹妹,她生气的对管家说着:“怎么能偷我妹妹?”

    为什么爸爸不要她妹妹?

    然后大人就开始抢她妹妹呢?

    妹妹是她和父母要的,她就会保护妹妹!

    照顾唐青橙的保镳,立刻把夏晚给另一名保镳后,就对唐青橙说着:“大小姐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唐青橙立刻进入长礼车。

    保镳就对着管家和唐青橙说着:“我受了夫人的命令,誓言保护小小姐前往至于家,这是夫人的信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就从西装外套内袋拿出一封白樱的亲笔信。

    夫人对于唐家的人相当厚待,唐家上下无不感恩。

    如今出这种事,大家虽有眼睛却无法对老爷指责什么,只能尽本分与承诺。

    管家接过那信封,立刻打开阅读,便露出了没有辙的表情,对保镳说着:“既是夫人遗愿……我夏壬杰也只能遵从。”

    夏清华担忧看着无力的父亲。

    夫人真的要把小小姐托付给白一裳吗?

    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他虽然还小,却对于白一裳的叛逆有耳闻。

    保镳见管家放弃,便立刻上车将长礼车驶离。

    于家

    于豪平和白一裳一进入家中,就看到唐青橙抱着夏晚坐在沙发上,等着他们夫妻。

    白一裳一见到唐青橙就有气,完全不管夏晚在,就气呼呼杀过去先咆哮说道:“唐奕的女儿来干什么?这里有说欢迎妳吗?”

    这ㄚ头越看越像唐奕,真是让她火大。

    她看着唐青橙的脸,就想到了唐奕如何虐待她姐姐。

    这要她如何忍气吞声?

    于豪平不若白一裳反应,便走到了唐青橙面前蹲下问着:“妳带妹妹来,也是知道爸爸的事对吗?”

    这孩子……如此早熟……

    他看了真的很心疼。

    虽然她眉宇间酷似唐奕,但是以她这五、六岁年纪,能够如此已经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妈妈写信要姨妈和姨丈照顾妹妹……”唐青橙抱紧了夏晚,红了眼眶的说着。

    保镳叔叔说,这是妈妈的意思。

    褓姆阿姨也告诉她,只有她能保护妹妹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懂爸爸和妈妈怎么了。

    可是妹妹只剩她的话,她也要像妈妈那样保护妹妹。

    白一裳听到白樱,又是一次伤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姐姐……

    她可怜的姐姐……

    姐姐都还没看夏晚一眼,就走了……

    等到夏晚长大,她要怎么说?

    于豪平懂唐青橙意思,他摸了她的脸说着:“唐青橙,妳回家知道要怎么回答爸爸吗?”

    既然唐青橙和那些保镳帮忙。

    他得和这孩子套好话。

    “知道,我会跟爸爸说我去外公家找妈妈。”唐青橙点点头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,把妹妹给姨丈好吗?”于豪平欣慰的点点头,伸出手对唐青橙问着。

    虽然教孩子骗人不好。

    可是,只有这样夏晚才有活路。

    既然是大姨子遗愿,他们只能拼尽性命保护夏晚。

    唐奕的为人,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想必大姨子也是知道,才会做如是安排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唱歌让妹妹睡觉再走吗?”唐青橙掉了眼泪问于豪平说着。

    妈妈有叫她唱歌。

    说以后妈妈累的话,换她对妹妹唱。

    于豪平红了眼眶的点点头,就别开脸。

    很聪明!

    唐青橙就对夏晚唱着摇篮曲,哄着妹妹。

    白一裳听着唐青橙唱出她熟知的曲调,她知道那是爸爸教姐姐唱的,她更难过的哭到软脚,忍不住的哀伤叫着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她这么痛苦?

    明明是她犯的错,为什么要让她活下来?

    为什么走的人是她爸爸和她姐姐?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她!

    三年后

    于豪平拿着摄影机坐在地板,一直拍摄坐在地上两个三岁女孩,笑着说:“莞莞和柠柠看我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表姐妹真的可爱呢。

    当爸爸的感觉不错呢。

    他要把这两个孩子拍起来,他出差的时候想她们就能看了。

    白一裳散发着成熟的少妇韵味,她笑着坐在椅子上,看着每次要出差都要拍那两个孩子的于豪平说着:“你转到她们看的方向不就好了?她们哪听得懂啊?”

    那两个孩子还小,如果听得懂当然会配合。

    他每次拍孩子都不拍正面,她也真是服了他。

    穿着一样洋装的夏晚和于向莞,就是玩自己的不管于豪平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拍她们的生活。”于豪平才不管是不是拍正面,就一直等她们看镜头的说。

    每次他一移动,那两个孩子就跑了。

    他宁可拍她们安静的侧面,也不拍落跑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你工作早点结束,不就可以早点看莞莞和柠柠吗?”白一裳无奈的对于豪平说着。

    这男人婚后待她和孩子们真的没话说。

    每次孩子一哭,他总是第一个去哄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那两个孩子就是对他无感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她思及此,对于女儿于向莞外貌酷似丈夫觉得庆幸,好在丈夫不像唐奕那般斤斤计较,而她望着夏晚相貌与唐青橙一模一样,真的很担心。

    这三年来,唐奕对夏晚确实不闻不问,倒是唐青橙会趁唐奕不在家,来找夏晚玩不到一会儿,就会被她赶走。

    并非她迁怒唐青橙,而是她怕唐青橙对唐奕说溜嘴,然后唐奕来见夏晚,反悔的将夏晚带走。

    夏晚虽然长得和唐青橙一模一样,可是夏晚的眉宇间完全如她姐姐那不争、温和与婉约气质。

    如果唐奕把夏晚抢走,她和丈夫一定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们夫妇早将夏晚当成自己所生,早已放不开!

    “老爷、夫人,参议员来了。”管家一脸凝重的来到孩子房门口说着。

    于豪平脸色一变,把摄影机放下的对管家说着:“让他等着。”

    姐夫怎么会来?

    不会是想带走夏晚吧?

    可是都过了三年了,姐夫会反悔吗?

    他不禁担心的缓缓关掉摄影机。

    白一裳脸色难看的于向莞和夏晚双双抱在怀中,对着于豪平说着:“老公,我带孩子出去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她才刚想唐奕,为什么人就来了呢?

    这不是要他们夫妻吓死吗?

    “妳越躲,更会让姐夫起疑,若是他想看孩子,让他看便是。”于豪平冷静的对白一裳说着。

    夏晚归他们夫妻抚养,也还是姐夫和大姨子的女儿。

    姐夫想看几眼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只要姐夫不是想对夏晚如何,父女天性,他们夫妇又怎么能狠心拒绝?

    “最近是怎么了?前天是顾心颐,今天是唐奕,这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又想干嘛?”白一裳反应激烈,忍不住吼起来的说着。

    顾心颐就让他们夫妻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前天要不是夏晚哭闹不休,恐怕顾心颐就抢走夏晚了。

    今天又来个唐奕!

    真是要逼疯她了!

    “前天是大姨子的三年忌日,今天是顾心媛的生日。”于豪平叹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顾心颐对于大姨子的心没有变,所以这三年都在同一天来看夏晚。

    至于姐夫会挑今天,果真也没有变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倒不是姐夫想谁,怕的是又想翻旧帐。

    “他倒是对顾心媛有情有义,我姐姐为了他受尽折磨,他就这么无动于衷,一想到顾心媛那贱人我就有气,我都敢把白家栽植数十年柠檬树放把火烧了,更何况是唐奕!”白一裳露出了憎恨的愤怒表情,咬牙切齿说着。

    她每次看到柠檬树,就想起她那傻姐姐在树下等花掉落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姐姐总是这样,只想着别人开心,都不顾自己。

    令她每每午夜梦回,梦见她姐姐,总是会伤心哭醒。

    唐奕那混账倒好,官运亨通平步青云就算了,每到了选举就喜欢作秀在柠檬树前悼念亡妻。

    她每次看到那新闻就想砸烂电视,偏偏京城的人对于柠檬花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总是说着柠檬花高尚,是献给公元四世纪殉教的罗马处女-圣维维亚纳的圣花,就她而言,那柠檬花就是厄运之花。

    她闪都来不及,真是看不过一堆人在膜拜。

    “妳别冲动,如果我们乱了阵脚,孩子怎么办?”于豪平知道白一裳厌恶柠檬花,便温言劝着她说着。

    与其在这里瞎猜吓自己,不如面对唐奕问问缘由。

    反正这三年,什么风浪他没见过?

    他敢立足京城,可不是只靠顾义濂指点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吧,孩子让褓姆看好。”白一裳觉得于豪平说的有道理,决定去会会唐奕的说着。

    孩子她是不会放手!

    唐奕想跟她拼就来!

    她什么没见过!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。”于豪平对白一裳微笑说着。

    白一裳把于向莞和夏晚放到婴儿床上,温柔的对孩子说道:“妈妈和爸爸很快回来,妳们要乖喔。”

    夏晚和于向莞两人听不懂的一直看白一裳,开始喊着: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白一裳爱怜的看着她们,就强忍这一瞬的分离,走向于豪平。

    于豪平也是不舍,可是瞎磨蹭也不好,就牵起白一裳的手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客厅

    唐奕穿着酒红色的羊绒西装,他一手挂着风衣、一手夹着香烟,正等着于豪平和白一裳夫妻。

    他知道于豪平如今是成功的企业家,抚育夏晚绰绰有余,但是他也不该一直逃避自己也是夏晚父亲的事。

    这时,于豪平和白一裳夫妇走到客厅,于豪平就先对唐奕笑着说道:“真是稀客啊,姐夫。”

    唐奕知道于豪平暗酸他,不在意的站起身说着:“久疏问候,不知道二位还好吗?”

    于豪平不愧是商人,他倒不怕面对。

    他最怕的是小姨子那不家眼是和暴冲的个性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久疏问候呢?每日在电视都能见到你与柠檬花有关的报导,实在是感人无比。”白一裳嗤之以鼻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真不愧是政治人物呢!

    媒体跟到哪,他就必须演一演。

    演技都能得好莱坞最佳男主角奖呢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熟了,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,夏晚在哪?”唐奕露出了政治人物的敷衍笑容,话锋一转一针见血的说着。

    于豪平露出了不意外的冷淡表情看了唐奕。

    果然是来找夏晚。

    但是唐奕是什么来意,他得弄清楚。

    否则,这于家也不是唐奕说来就来、说走就走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处之泰然的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,对唐奕比了坐下手势说着:“我以为姐夫忘了。”

    白一裳对唐奕气得牙痒痒,她双手交迭于胸走到另一侧的五人沙发上坐下,不给好脸色的瞪着唐奕。

    顾心颐极具自信前来,还不是把夏晚放下了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唐奕有何本事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